推荐新闻

联系我们

联系人:康经理
电话:18522648072 15900208181
邮箱:2337565217@qq.com
地址:天津市宝坻区

总经理:康先生
手机 :15922078431

当前位置:首 页 > 新闻中心 > 社会新闻 > 新闻正文

巴基斯坦围剿“东伊运”
作者:tjksd  来源:本站  发表时间:2013/11/21 22:52:10  浏览次数:1265

 

巴基斯坦围剿“东伊运”

暴恐分子有的被打死,有的遭引渡,有的当上门女婿藏起来

“10·28”天安门恐怖袭击案的发生,让人们一齐把目光聚焦到“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简称“东伊运”)身上。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近日透露,“10·28”案的幕后策划者正是“东伊运”。随后,巴基斯坦前外长卡苏里也撰文指出“新疆极端分子栖身于巴部落地区并非秘密”。近几年,来自巴基斯坦的“东伊运”恐怖分子在中国境内的暴力恐怖活动日益猖獗,许多在中国境内被抓获或击毙的“东伊运”要犯在巴接受过恐怖组织的训练。巴基斯坦是中国全天候的战略合作伙伴,那么为什么巴基斯坦有这么多的“东伊运”恐怖分子,他们又是怎样往返中国和巴基斯坦之间的呢?

“维吾尔训练营”之罪

上世纪90年代,随着苏联的瓦解,阿富汗又陷入了内战,曾抗击苏联入侵阿富汗的伊斯兰圣战组织,开始招募中国境内一些对人民政府不满的民族分裂分子。塔利班统治阿富汗时期,曾和“基地”组织建立过一个恐怖分子训练基地——“维吾尔训练营”,由来自中国新疆的约320名恐怖分子组成,当时的指挥官就是建立“东伊运”的首领艾山·买合苏木的副手卡巴尔。

“9·11”事件后,美国发动了对阿富汗的反恐战争,“维吾尔训练营”遭到美军轰炸,“东伊运”残余势力开始渗入与阿富汗交界的巴基斯坦部落地区,悄悄潜伏下来,伺机东山再起。

“基地”组织以及巴基斯坦塔利班组织对“东伊运”武装分子的训练继续进行,包括教授他们驾驶技术、射击、爆破以及恐怖活动的实施等。除了“东伊运”分子,藏匿在巴基斯坦的还有“乌兹别克斯坦伊斯兰运动”(简称“乌伊运”)和车臣匪徒等人员。由于语言不通、风俗不同及其他一些矛盾,“东伊运”与巴基斯坦当地恐怖组织的合作并不好,他们更喜欢与同为外来户的“乌伊运”合作,也能从“乌伊运”那里获得军事和物资援助。有时“东伊运”还以“乌伊运”的名义出现。

 

巴基斯坦政府虽然连年进行反恐清剿,但“东伊运”的活动始终没有得到彻底遏制。据记者调查,现在“东伊运”的很多成员藏身巴基斯坦联邦直辖部落区。他们生存的主要手段就是“低调隐藏”。在靠近阿富汗边境的南瓦济里斯坦地区的村庄,一些人成了当地人的上门女婿。从外表上看,他们显得木讷、勤快,在当地村民中的印象似乎并不坏。一些村民说:“如果不是他们自己说来自中国,几乎没有人知道他们的真实来历。”

“东伊运”分子在巴境内很少闹事,他们的攻击重点在中国的新疆和内地。他们惯常通过一些秘密渠道,辗转进入中国。

目前,在巴基斯坦境内约有2000多巴籍维吾尔族人,他们大部分是中国维吾尔族移民及其后裔,会讲维吾尔语的新一代巴籍维吾尔族华人已寥寥无几,许多人讲巴基斯坦的国语——乌尔都语。他们与“东伊运”没有什么瓜葛。

航班上的被引渡者

应当说,巴基斯坦政府同中国方面在打击“东伊运”问题上的合作是认真而卓有成效的。不论是巴政府官员还是军队官兵,都不与“东伊运”分子有任何形式的接触,连在拉瓦尔品第的“世界维吾尔大会”(简称“世维会”)也受到巴政府的监视,每到敏感时段,政府部门还会对一些可疑分子的行动进行管控。在中巴合力围剿下,“东伊运”分子死的死,逃的逃,剩余者则惶惶不可终日。

虽然“东伊运”头目艾山·买合苏木被巴政府军击毙已10年了,但现今依然对那里的恐怖分子具有影响力。

艾山是维吾尔族人,1964年出生于中国新疆喀什地区疏勒县。因从事暴力恐怖活动遭到打击,艾山于1997年逃往阿富汗。此后,他先后策划制造了1999年的“2·4”乌鲁木齐抢劫杀人案、“12·14”和田地区暴力杀人案等一系列暴力恐怖案件。

2003年10月2日凌晨,巴基斯坦军方获悉,有多名“基地”组织恐怖分子正躲藏在南瓦济里斯坦部落区。巴军方立即调动反恐精锐之师——“快速反应部队”中的200多名士兵,包围了位于该部落区的安古尔·阿达村的6座院落。恐怖分子负隅顽抗,且抵抗力量之强超出预料,巴“快速反应部队”紧急呼叫多架“眼镜蛇”直升机进行空中支援。经过长达16个小时的激战,巴军共击毙8名恐怖分子,包括“东伊运”头目艾山,活捉了18名嫌疑犯。

继任艾山“东伊运”头目之位的是阿卜杜勒·哈克,也是新疆人,曾担任恐怖训练营的军事教官。

 

从2007年开始,哈克共派遣了10余名恐怖分子通过非法渠道潜入中国境内,纠集成立暴力恐怖团伙,筹集恐怖活动资金,购买制爆制毒化学原料,从事恐怖活动,并企图破坏北京奥运会。他们声称于2008年制造了云南、上海和温州的几起公交车爆炸案。

巴基斯坦方面多次伺机围剿哈克及其同伙,但都没有成功。由于哈克和“基地”组织及当地塔利班武装联系密切,因此也被美军列为猎杀对象。2010年2月15日,美国的无人机在巴基斯坦北瓦济里斯坦地区发动袭击,击中一辆汽车,打死了哈克及其2名同党。

巴基斯坦政府有关人士告诉记者,最近几年,连续有多批“东伊运”分子在巴基斯坦和中国的联合反恐中被缉拿归案。在飞往中国的航班上,每过一个时期,中巴旅客就能亲眼目睹蒙着黑头套、带着手铐脚镣的“东伊运”分子被巴安全部队引渡给中方。

“东伊运”的新动向

“东伊运”和“世维会”都是新一代“东突”分子的代表,分别代表了“暴力恐怖派”和“表面温和派”。由于“基地”组织成了美国的“头号敌人”,像“世维会”这样曾标榜是“东突”主流的分裂组织,也不敢与“东伊运”正面交往。因为“东伊运”被联合国列入恐怖组织名单,“世维会”害怕与“东伊运”扯上关系后就得不到美国和西方的经济资助了。于是,“东伊运”正在渐渐被边缘化。

在巴基斯坦陆军总部所在地的拉瓦尔品第有一个中国城,大约1000多名巴籍维吾尔族华人在这里经营小商品。最近几年,“东伊运”在这里的活动基本上被巴方所控制,而“世维会”则偶尔在这里发放一些宣传品。也曾有一些维族华人在网上获得“世维会”头领热比娅的承诺,说要资助他们到欧美去,但由于巴方警力的配合,这些“世维会”的支持者几乎没有人能够得逞。

 

近两年叙利亚局势陷入动荡,“东伊运”曾派人到叙参加“圣战”,并多次发布暴恐视频。他们一方面煽动中国穆斯林到境外参加“圣战”,另一方面也派人向中国境内渗透,传播“圣战”思想和暴恐战术。一些反恐专家分析认为,“东伊运”此举有两个目的,一是用来“练练兵”,二是期望寻求与国际恐怖势力进一步勾结、合流。目前,“东伊运”最希望得到的就是国际恐怖势力对他们进行资金和武器装备上的支持。

巴基斯坦的反恐专家还指出,或许“东伊运”目前并不真心要为“基地”恐怖势力献身,他们的目的是希望从参与“基地”的一些组织策划及发动恐怖袭击的过程中,“学习一些方法和手段”,以提升自己的暴恐能力。在巴基斯坦的“基地”分子,经常会发动自杀式恐怖袭击,但其中鲜有“东伊运”成员参与,表明“东伊运”在有意识保存自己的实力。这一点,已引起巴基斯坦和中国方面的重视。


 

预制围墙、彩钢围墙、铁艺围墙、铁艺大门、绿化工程。天津康事达墙体材料有限公司,专业、专注、专心做好墙!

 

全国定制电话:15922078431

 

 

分享到: